轻语

婚刀小狐,正太控一枚,最爱退酱,哎嘿嘿……(被小狐拖走)

再次破产,静静真的不爱我吗?

【刀剑乱舞】婶婶是混沌青莲

妄想之作,请勿深究

一个小小脑洞,

如有雷同,请知会我


婶婶本是21世纪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普通的活着,普通的玩着刀剑乱舞,也有写几个普通的同人,这天,婶婶有了一个脑洞:当混沌青莲成了审神者……


然,一觉醒来,她成了ta,混沌青莲。不要啊!混沌青莲的结局不可谓不悲惨,活着尚不能化形,死了也不得安宁。


她,步步为营,勤加修炼。终于,ta有了自己的灵识,许是这一抹异世孤魂的缘故,变数,从一开始就已发生。她是怜,ta是莲。


劫难如期而至,她竟毫发无损,也是,她毕竟不是。幸运的是,她早早的就藏起了ta的一丝神魂。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大道隐去,天道式微。她携ta重又踏上故土,漫长的岁月里,她遍寻宝物,蕴养ta的神魂。偶然发现,原来,时之政府真的存在。


『一个垃圾开头,我觉得我的文笔撑不起我的脑洞,算啦算啦,反正也没人看』



【刀剑乱舞】给五虎退的一封信

亲爱的退酱: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的五只小老虎。在现世的宠物店里,有一次,看到五只美短,花色和你的小虎很像。等到我有了自己的房子,就养五只美短,就像小虎在我身边,就像你一样。

       我喜欢你有点软糯,有点脆弱,但是刀剑哪有脆弱的呢,对不起,没有宠着你,把你娇养在本丸里。我觉得那样是不对的,身为刀剑,只有出鞘才有意义吧。

       如果我将来有了一个像退酱一样的孩子,我想我也不会太过娇宠吧,男孩子就是要顶天立地的。当然,退酱永远是我的小宝贝,我会一直爱着你,爱着本丸里的大家,宠着你,而不是溺爱你。

       因为我并不不强大,并不优秀,我有很多不足,只有一颗满载着对大家赤诚之爱的一颗心。

       正因为我的平凡,我无法完美的保护大家。我想你,你们成为我的利刃,我喜欢你,对不起。

       极化归来退酱更强大了,大老虎也很可爱。已经毕业了呢,退酱,以后你就可以坐镇本丸,我会陪着你,只有较难的活动才会让退退出阵了。

       深爱你们的婶婶

       直到我不爱你们的那一天


521日纪念,我爱你们,我的刀。
昨天一天就登录了一下,
错过了520,嘤嘤嘤……
深爱你们的婶婶,
我们还会有下一个520,我保证。

千子姐姐回来了,全员极化达成。
没有谦信景光,
没有小龙景光,
没有静形薙刀……
嘤嘤嘤嘤qaq……

自家本丸,记录向

23/鸣狐

喜欢小狐狸,小叔叔的本音好苏啊,想要小叔叔哄睡觉。
极化后的小叔叔也很可爱,练级?佛系,佛系!

25/一期一振
炉子里出来的第一把四花刀,当时特别开心,一期哥像王子一样。
弟弟们我都接回来了哦,想要奖励,想要一期哥摸摸我的头,想要一期哥给我读睡前故事。

又一次熬夜了,自制力超级差的我,如果是在本丸就好了,有大家的监督,我一定可以早睡的。
今天,我一定会早睡的,一定!23点前睡觉!
否则就罚我这次限锻锻不到谦信景光!!!

极短二队毕业留念,
接下来就是佛系日常了,
咸鱼躺,






有小可爱需要代肝吗,
战扩,接下来的联队战都可以哟
有意私聊
疯狂比心

【刀剑乱舞】我的心,在你身上
女审X小狐
ooc注意,第二人称注意
逻辑已死,求轻喷
本丸背景

补档,文字版被吞了,
图片应该没关系?

子不语

阿藻加油! @阿藻藻藻
(暗戳戳的说一句,想看药哥)

阿藻藻藻:

梗源轻语小姐姐[小姐姐我爱你嗷!] @轻语
婶婶产子后,孩子夭折,刀刀们的表现
三日月篇
生子向注意!!刀子注意!!
有训斥掌掴情节请注意!!
其实我觉得如果刀男的孩子夭折的话刀男肯定也会难过,只不过可能没有婶婶那么悲伤,毕竟说到底也是历经百千年的时光洗礼的付丧神,可能有些东西心里面的情绪起伏没有人类那么大
如果不喜欢的话请点退出,不要再评论下指指点点[毕竟也是第一次写刀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Part.1 三日月宗近
本丸已经接连下了半个月的雨了。
潮湿的空气散发出难闻的陈腐味道,如同沾了水的桑皮纸贴在皮肤上有着无法摆脱的粘腻,淅淅沥沥的雨丝和滴滴答答的声音让人无由的心生厌烦却又无处发泄,就是这样原本应会让人无比烦躁的天气却让那些待在本丸的刀剑们无处发作,也许说无心发作更确切一些。


庭院中的时空转换器缓缓运作,金光之中逐渐显现出几位刀剑男子的身影,在一旁等候多时的烛台切迎上带头的绀色付丧神:“主公今日依旧是和前几日一样不肯进食,三日月殿多少再劝劝吧。”
“姬君这个性子又怎是老人家可以劝回来的,不过爷爷我会去看着姬君的,请烛台切殿放心。”
“…………如此甚好。”


“唰啦”紧闭的樟子门被拉开一道缝,刚刚出阵归来的付丧神给屋子里凝滞的空气带来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付丧神缓缓步入昏暗的屋内,抱住靠着窗子的纤瘦身影:“听烛台切殿说姬君今日也不曾用膳,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审神者轻轻挣脱了怀抱,有些机械的回答:“我吃不下。”三日月看着空空的怀抱皱起眉:“姬君不要再胡闹了,这半个月本丸的各位都很担心姬君。”
“胡闹?……呵呵,原来我这些在你们眼里只是胡闹吗?哈哈哈哈,三日月,你自己的孩子没了,难道你都没有一点点难过吗?……还是我高估了你们付丧神?啊?就算拥有了人类的形态也终究不过是冰冷的器物是吗?”三日月看着曾经亲密无间的爱人,眼中的光暗了暗,但也只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叹了口气就离开了气氛沉闷的屋子。


是夜。
急促的脚步声从庭院那里远远地传过来,随着距离的缩短而逐渐放大,坐在屋中准备入睡的审神者也因纷杂的脚步声没由来的有些心慌,伴随着心悸的是五虎退惊惧的声音:“主公大人!三日月大人没有带御守现在被重伤强制传送回来了!”审神者顾不得不整的衣衫匆忙推开门奔向亮着灯的手入室。


“啪”鲜红的掌印浮现在付丧神的脸上,审神者瞪着眼睛喊道:“三日月宗近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一个人去夜战场连御守都不带你想死吗?!好啊,你想死可以啊,我带你去刀解池要不要?!别碎在外面还要让我去收拾!”审神者大口喘着气平复着怒火,看着低着头抚弄着穗子的付丧神有些哽咽:“三日月我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紧紧攥住破损的袖口有些崩溃的哭了出来“要是你怎么我要怎么办……我已经失去一个最爱我不能在失去你了……我求你不要再这样了……我刚刚真的特别害怕啊三日月我求求你……”原本面无表情的付丧神此刻看起来有些悲伤,半扶半托地让嚎啕大哭的审神者靠在了怀里,顺着气安慰:“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吧……姬君……”
只见一道阳光穿过阴霾的天空,照射到了久不见光的万年樱枝头。


其实写的并不好,想表达的也没有表达出来,写完之后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三日月去战场的原因只是为了让爱人的注意从“孩子夭折”转移到别的地方,想让审神者知道不能再继续悲伤封闭下去,本丸的各位也需要审神者关心。


主要想表达的就一句话吧:
不能一味沉溺在悲伤的过去,要擦干眼泪直面未知的将来。


这也许也是作为千年刀的三日月特有的温柔吧。

【刀剑乱舞】镜中花

@井下作业
看到了呢,超级超级棒的,我很喜欢,谢谢太太产粮

井下作业:

原梗来自 @轻语 (希望我没有at错人)


审神者和刀已婚


孩子夭折之后刀的表现


本丸背景


 


!!!如果不能接受原梗或者以下预警朋友,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已婚预警


生子预警


孩子夭折预警


超短篇预警


小狐丸x女审神者


-------------------------------------------------- 


 


 



本丸的天气最近很反常,仿佛捅破了天上的水箱,雨水毫不犹豫的倾泻在本丸的各个角落。整个本丸是潮湿的,在墙壁上随手一摸都是满手的水珠。仿佛生活在海底世界,呼吸也带着水气。原本胃口就小的审神者吃的就更少了,雨天的泥土腥气让她感到恶心。


 


连续的大雨对刀剑男士们的本体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仓库就惨了,部分囤积的资源多多少少带有霉斑,审神者指挥刀剑们清理仓库。仓库里囤放了不少奇怪的物件,接着这个机会,审神者倒是好好的清理了一番。已经穿不下的衣服鞋子还有其他一些用不上的物品,都被审神者打包丢出本丸。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她拍拍手,看着再度整洁的仓库,非常满意。


 


短刀叫住她。她回头,发现是短刀们在清点仓库的时候发现在角落里有一面全身镜,镜子看起来并没有收到潮湿的影响,还是崭新的。审神者想了想,房间的全身镜似乎要换了,而这面镜子正好可以替代原本的那面旧镜子。


 


小狐丸远征回来的时候审神者没有迎接,土腥味让她阵阵作呕。晚饭都没吃就在床上躺着。从带班近侍那里了解情况之后,小狐丸端着一碗热粥和几个爽口小菜来到卧室。


 


“你回来了啊。”审神者看到来着,高兴得蹦下床,光着脚跑到他面前。小狐丸放下托盘,一把抱起审神者,任她在自己身上磨蹭。


 


“我回来了。”小狐丸看见审神者也很高兴,他亲吻着她的额头还有脸颊。


 


“你回来就好,我唔……”审神者还没说完就捂住嘴,大约是又想吐了。小狐丸带着她去洗手池旁,轻轻拍着她的背。


 


审神者最接受不能的就是腥味,小狐丸曾经陪她去采购食材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仅仅是走过鱼贩摊子前,审神者就下意识的开始呕吐。现在的本丸就算是他都觉得土腥味浓烈的刺激鼻子,更不要说天性敏感的审神者。


 


折腾了许久,审神者才再小狐丸的甜言蜜语下勉强吃了几口粥和菜。然后她就拉着小狐丸要躺回床上。


 


有小狐丸在的夜晚总是安心的,她睡在小狐丸的臂弯里,笑容很甜。


 


 



小狐丸焦急的站在产房门口,来回踱步。他不知道此刻的审神者情况到底如何,作为刀剑男士的他不允许进去陪产,哪怕是孩子的父亲也不可以。在他的刃生经历中,并没有陪产接生的经验,此刻的他除了担心审神者的安危,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好在母子平安,看着推出来的审神者和手里抱着的糯米团子,小狐丸的内心被名为幸福的暖流包裹。


 


因为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孩子,小东西长的很快,虽然是和母亲一样的黑发,但红色的双眼和父亲小狐丸的一模一样。审神者自从生了孩子,每天的重点除了本丸的日常运转,剩下的时间都一心扑在糯米团子身上。这让小狐丸的心里有些不平衡,经常坐在婴儿床边,逗弄着糯米团子,然后对他说:“自从有了你,你母亲都心都被你分了去,等你再长大些,让你单独睡,你的母亲是我的。”可是小团子才不理会父亲的话,依旧没心没肺的玩闹着。


 


本丸的刀剑们都期盼着审神者的孩子能快些长大,因为是男孩子,由他们来教育确实在合适不过。到底让他学什么流派,用什么武器,这已经成为了刀剑男士们最热衷的讨论话题。


 


小团子已经会爬了,短刀们正陪着他玩。审神者看着左手无名指的戒指,靠在小狐丸的怀里,听着他右侧胸膛的心跳。大概审神者心目中理想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吧。


 


然而,生活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它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掀起巨浪,嘲弄那些安于现状的人。


 



审神者的一声尖叫划破本丸的天空。


 


糯米团子死了。


 


前一晚审神者哄他入睡的时候,小家伙还很精神,没有任何问题。但第二天早上审神者来给他换尿布时候,小团子已经浑身冰凉,没了气息。她一开始还认为是空调开得太凉了,可小团子对她的呼唤完全没有反应,审神者想要抱起他,却发现他的四肢僵硬的可怕,再探鼻息和心跳,审神者的心突然沉到了海底。


 


审神者呆呆的站在婴儿床边,她僵硬地扭过头,看着闻声赶来的小狐丸,颤抖着说:“我们的孩子……他……”沿着视线向下,他看到了面色惨白的他们的孩子,他知道,孩子没了。


 


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审神者直接就晕了过去。小狐丸搂住倒下的审神者,他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初为人父的感受还没有体会多久就要匆匆结束。受到刺激的审神者需要安慰,小团子的死因是什么也尚不清楚,他只觉得生活突然间天翻地覆。


 


审神者从小狐丸的怀抱里醒过来,第一反应仍然是去婴儿床边看看糯米团子的情况,可刚下床没走两步,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糯米团子已经离开了她。她无力的坐在地上,只觉得胸口痛的厉害。小狐丸抱着她,坐在窗边,思索了片刻他开口道:“你还昏迷的时候,我擅自做决定让医院的人带走了糯米团子的尸体,进行完整的病理解剖、解析死亡过程并检视临床病史等详细调查1。”小狐丸以为他足够镇定,可是开口之后才发现,他的声音中也带着哽咽。


 


审神者止住了眼泪,眼神空洞,她看着小狐丸,可眼里没有倒影出他的影子。小狐丸不免有些心慌,审神者只是颇为镇定的说:“既然他不在了,那把屋子里给他的东西都收了吧。”


 


不出一会,有关糯米团子的生活用品就都收拾干净了。她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抑制许久的泪水终于决堤,泪水一颗颗滑落,砸在小狐丸的手背上,他只觉得这种感觉比当时审神者受伤还要让他心痛。可现在,他不能感到迷茫,他还要支撑着濒临崩溃的审神者。小狐丸时刻陪伴在审神者身边,他尽可能的带着审神者参与到本丸的生活中,经常带着她去街上走走。最开始审神者依旧将自己封闭在她那狭小的精神世界里,对任何的事情都拒绝参与。每当审神者情绪激动或者要有伤害她自己的举动时,小狐丸立刻抱住她,用亲吻来平复她的情绪,避免她做出过激的举动伤害她自己。渐渐地,审神者能够和小狐丸一起,过着正常的生活。他们的小团子,葬在了本丸的庭院里。


 


医院的报告到了他们的手里。薄薄几页纸,都是各项检查的结果,在报告的最后,写着医院对小团子的死因鉴定结果。SIDS——婴儿猝死综合症。换句话说,小团子就是在睡眠中死去的。


 


审神者看着这份报告,只觉得莫名其妙,她的小团子为什么会因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症状离开她。明明之前……


 



审神者看着报告出神,可突然她觉得有什么不对。她突然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怀上的小团子,仿佛她的记忆是从团子出生的那一刻开始的。下意识的握紧右手,却觉得无名指上本应该有什么。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结婚戒指戴在左手。这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心脏应该是在左边的!她突然感到害怕,身边这个一直陪伴自己的小狐丸到底是谁。她将自己关在卧室里,努力的回想着一切。仅有的印象是本丸的梅雨天,发霉的仓库,还有那面新换上的镜子,从那之后她的记忆就中断了。


 


她抬头环顾卧室,惊讶的发现卧室的布局和她记忆中的房间是反着的。看上去就像是镜子里的世界。


 


镜子里的世界?


 


难道是镜子的问题吗?


 


她看着衣柜边上摆放的镜子,心中做出了决定。


 


她推到了那面镜子,可是镜子没有碎,而且周围的世界也没有变化。


 


或许是方法错了,既然这个世界是反着的,那么原本的镜子就应该是在相反的方向。审神者闭上眼,凭借着记忆,摸索到镜子的位置。果然,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能清晰的摸到镜子的轮廓。再次推翻镜子,她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室内的温度也发生了变化。她又闻到了令她作呕的土腥味。


 


是小狐丸的声音。


 


审神者睁开眼,看到白发男子焦急的模样,而自己身穿睡衣,赤脚站在地上,身边是打碎的镜子。


 


“怎么这样不小心。”小狐丸蹲下仔细查看镜子的碎片有没有划伤审神者的小腿。


 


审神者有点茫然,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她记得她是觉得有点恶心想要去窗户边缓一缓,不知怎么打翻了镜子。她还有些觉得可惜,刚拿来用的镜子就被自己打碎了,看来明天需要出门一趟,买个新的镜子。


 


小狐丸收拾好碎片,抱着审神者就躺会床上,两人十指相扣,审神者右手无名指的戒指碰到了小狐丸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发出轻微的碰撞声。方才小狐丸在检查她的小腿时,鼻息撩的她心痒,再加上以经有几天没有见到他了,思念的心情实在是太过于迫切。


 


她主动亲吻了自己的爱刀,小狐丸在得到她的许可之后,也回应了她,窗外梅雨依旧下个不停,却无法影响到屋内的迤逦光景。


 


 


 


 


大约9个月之后,审神者和小狐丸的孩子顺利降生了,一对双胞胎,都是调皮的小男孩,本丸的刀剑们都很喜欢这对小团子。甚至已经罗列好他们从小到大的课程列表,审神者也是哭笑不得,任由一群老爷爷年级的刀剑胡闹。


 


因为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后代,时空政府也相当重视,各种产后护理,还有育儿资料源源不断的送来,每周还有医生来到本丸对孩子们的身体进行检查。这倒是让审神者变成了最悠闲的那一个,她要做的就是每天在小狐丸的陪伴下,看着两个孩子健康成长。


 


小狐丸是位称职的丈夫,他也会是一位称职的父亲。


 


结婚戒指在阳光下闪着光芒。她是幸福的,审神者这样想。他的吻落下,挡住了阳光。


 


两只已经会爬的小团子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又看了看自己,决定还是去祸害他们的叔叔们。


----------------


1.这部分直接借用了百度百科有关婴儿猝死综合症的定义